标王 热搜: 消防    消防中国  消防车  防火门  灭火系统  灭火器  公安部消防局  电子  晋城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最新动态 » 正文

浏阳市应急局蔺传球:为千余家烟花爆竹等高危企业站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19  来源:人民网  浏览次数:61
核心提示:蔺传球个子算不上高大,头发已花白大半,普通话也谈不上标准,走路带风。典型的国字脸上,时刻挂着微笑。初见时,他手中的公文包因装的文件太多有些被撑变形,一双似有年头的休闲皮鞋有些打眼。就算在政府机关里碰到,也顶多会被当做来城里办事的村支书。
  蔺传球个子算不上高大,头发已花白大半,普通话也谈不上标准,走路带风。典型的国字脸上,时刻挂着微笑。初见时,他手中的公文包因装的文件太多有些被撑变形,一双似有年头的休闲皮鞋有些打眼。就算在政府机关里碰到,也顶多会被当做来城里办事的村支书。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谈不上有特色的人,在过去16年里却和他的同事们干出了让所有人亮眼的成绩。

  浏阳是世界闻名的“烟花之乡”,共有1200余家烟花爆竹等高危企业,对于蔺传球和浏阳市应急管理局而言,无疑是“坐在火药桶”上。但16年来,浏阳的烟花爆竹产值增加了8倍,事故发生率却下降了90%。

  在一些人看来,安监是一项“只栽刺不种花”的工作,也有人曾觉得蔺传球就是一个喜欢“找茬”的角儿。而在蔺传球看来,“安监工作不找茬只纠错,我们只是要把危险隐患消除在襁褓之中,是在为老百姓的安全‘值班守夜’”。

  相逢一笑泯恩仇

    几年前一次开会,浏阳一名烟花厂的老板找到蔺传球,抓住他的手大力握着说:“蔺副局长,您是个高人啊,当年不是你,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

  蔺传球说,他当时想起了鲁迅的一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蔺传球与浏阳的烟花厂老板们自然不是兄弟,但却并不缺少“恩仇”。

  作为第一代安监人,在那个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年代,去跟企业老板谈安全生产,别人会觉得你是“无事生非”。

  追求利益最大化、制度法规不健全、老板们的侥幸心理,都是挡在蔺传球前面的大山。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老人与海》里面的那个渔夫,在与时代的大海搏斗。

  “这不是某一个老板的问题,是那个年代特有观念的问题。”蔺传球说,可能是他的思想观念太过“前卫”,在那个年代显得有些“突兀”。但是,那就是他的工作,安全生产问题绝对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头挑着的是生命安全的守护,一头挑着的是依法履职的忠诚。”

  2006年4月30日,蔺传球带队检查时发现有一家生产铝银粉的危化企业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办公生活区的房子距离存在爆炸危险的生产车间只有5米远,而国家规定的安全距离是25米。”蔺传球说,当时在办公生活区里有10多个长期工作生活的人,一旦出现爆炸,5米的距离基本无生还可能。

  检查组当即下达了限期搬离并拆除该办公生活区的指令,但是该企业投产不久,产品质量不稳定,效益不佳,厂区内无法解决办公场所,老板认为蔺传球是小题大做,不通情达理,拒绝搬走。

  浏阳市是一个县级市,越往基层,熟人社会的能量更为活跃。指令下达几天,前来找蔺传球说情的人一波接一波,但蔺传球一律拒绝。

  5月22日,蔺传球再次带队检查时发现,该企业竟然原封不动。蔺传球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找到负责人说:“这个问题没有商量的余地,今天不落实整改,我们不会走,你不安排人,我们自己动手拆。”说完就去找来梯子,直接上房掀瓦。

  老板看蔺传球如此坚决,只好执行拆除指令,在安全距离外重新修建了办公楼。

  2009年7月25日凌晨,蔺传球被这个老板的电话惊醒,老板在电话里哆哆嗦嗦地说:“好在办公楼搬走了,没有人员伤亡,你们救了我,你们救了我!”

  当天凌晨,该企业的铝银粉生产车间发生了爆炸,原来办公区地址上的建筑物被爆炸冲击波夷为平地。

  没有赢家都是输家

    过去十几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作为第一代安监人,“恩仇”二字又何尝可以将他们与企业间的故事全部概括?

  2003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安全生产问题越发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国家为此专门成立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当年7月,蔺传球从浏阳市政府办调入刚组建的市安监局担任副局长。

  有意思的是,早在国家设立安监部门之前,蔺传球就已经连续两年被评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因为在政府办进行大督查中就他对当时浏阳的安全生产格外关注。

  “这可能也是我被调到安监局的原因吧,命运!”对于为何会进入安监局工作,蔺传球认为其中不乏命运的因素。

  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说过,命运的力量就像大河一般,来势汹汹地贯穿我们一生。而安监工作注定成为蔺传球的一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蔺传球说,安监工作并不好干,这是一项“得罪人”概率非常高的工作,而且浏阳遍地是需要被得罪的企业。

  “你是为大家好,但别人不一定会这样认为,我们把身边的人都得罪了,这样做是否值得?”蔺传球的感触或许是所有安监人的困惑。

  与得罪人这种隐性损失相比,有时甚至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

  一次,为了执行一起对违规企业的处罚,说情无果后,蔺传球被人“盯梢”了十多天。还有一次,到一个村子里整治违法企业,他和监察组被100多人“围攻”。

  但这一切,与人命关天相比,却又显得微不足道。

  刚到安监局的第一年,蔺传球到福建处理一起危化工厂爆炸事故,这是他处理的一起事故。老板是浏阳人,工人大多也是浏阳人,事故造成了6人死亡,18人受伤,其中包括老板5岁的女儿。那时候他就意识到,“发生安全事故,相关各方都是受害者,都是输家。”

  而十多年的工作也渐渐让他明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只是治标不治本,根本还是要从制度上解决。

  2016年前后,蔺传球发现部门之间安全监管职责不清、边界不明经常会让工作陷入被动。于是,他趁着工作之余,自己翻资料、找案例,编制安全生产责任清单。这份清单涉及34个政府部门,当此稿送去征求意见时,得到的回复不是“有异议”就是“不同意”。

  “与其事后扯皮,不如事前划清责任。”蔺传球觉得,这对浏阳未来的安全生产意义重大。虽然阻力大,但他并未放弃,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单独协调,一次又一次的激烈辩论。2017年12月,《浏阳市各负有安全监管职责部门的安全生产监管责任清单》出台,浏阳辖区11万家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监管职责全部明确到各职能部门。

  这是全国首份安全责任清单,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成为近年来浏阳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向好的秘诀。去年机构改革后,安监局职能并入了新成立的应急管理局,蔺传球履新应急管理局主任科员一职。

  职务变了,但使命没有变。蔺传球说,再过几年他就要退休了,他会为浏阳站好最后一班岗。

  “我们需要一种良性循环”

    或许正是因为工作的特殊,蔺传球的爱好在党员干部中也显得有些特殊。

  他酷爱户外徒步,喜欢背着包去看大山大河,喜欢在深山老林的寂静中享受与工作无关的生命。

  然而,这种爱好的形成很难说与他的工作、选择无关。

  或许正是因为安监这份工作,因为要坚守安监人的责任和底线,他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

  蔺传球的微信里没有开设“朋友圈”,在他的现实生活中,“朋友圈”也更多地限于一起户外的“驴友”。

  而“朋友圈”的干净,正是他能够在工作中刚正不阿的“底气”。但如果要分析他“朋友圈”的干净到底是客观因素多一些还是主观因素多一些,蔺传球笑着说:“可能是良性循环。”

  在他看来,城市里的灯红酒绿未必就比大自然的山清水秀更有滋味。

  此外,蔺传球说,走路是安监工作的一项基本功,有时候检查一家烟花企业,一个厂区可能就要走几公里。“那时候,经常每天走十几公里。”

  16年里,蔺传球共获得县级以上各类荣誉44次,所以很多人说,花白大半的头发就是他夙夜为公的证明,而蔺传球却笑着将原因归结于“基因遗传”。

  蔺传球说,他不喜欢“悲情牌”,他一直是在快乐地工作。随着浏阳安全监管制度越来越健全,安全形势稳定向好,“5+2”、“白加黑”渐渐成为了过去式,他和同事们现在压力小了很多。

  浏阳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好,浏阳人的日子越过越甜,浏阳花炮的名气越来越响,浏阳安监人的工作却越来越轻松。“这也是一种良性循环!”蔺传球说。

  6月26日晚上,橘子洲头的一场火树银花点亮了长沙城的夜空,将第一届中非经贸博览会推向了高潮,毫无疑问,燃放的自然是浏阳烟花。

  那天,蔺传球没能到现场一睹风采。

  中非经贸博览会是湖南迄今规格最高的国际合作项目,足以让湖南在全世界面前“亮眼”。璀璨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湘江里映出了沿岸楼群的倒影,也映出了湖南乃至中国发展的影子。

  在大家目不能及的地方,或许蔺传球们在内心获得一瞬自豪和喜悦之后,已埋头开始了新的工作。

消防

来源:人民网
声明: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沪ICP备12048008号